首頁 > 器官捐贈爭議 > 陳水扁與筆者,對「人體器官移植條例」的法律見解

陳水扁與筆者,對「人體器官移植條例」的法律見解

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第四條:

  • 醫師自屍體摘取器官施行移植手術,必須在器官捐贈者經其診治醫師判定病人死亡後為之。
  • 前項死亡以腦死判定者,應依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規定之程序為之。
  • 《註:規定之程序即,腦死判定程序〈76年9月17日公告, 93年8月9日停止適用〉、腦死判定準則〈93年8月9日發布〉》

陳水扁委員認為:

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第四條,只是有腦死的規定,但並非是在對於死亡做出定義。〈立法院公報:080卷070期,總號:2494,39頁〉

常見法律見解:

關於器官捐贈者的死亡判定,腦死只是其中一種,而非唯一的方式。

筆者見解:

關於器官捐贈者的死亡判定,腦死只是其中一種,而非唯一的方式;

但若無高於一般死亡認定方式類同於「腦死判定準則」的死亡判定方式〈 保護器官捐贈者,防止道德危險〉,

則,僅能以「腦死判定準則」做「器官捐贈者」的死亡判定

所以,見諸器捐協會器捐登錄中心衛生署及衛福部各器官勸募醫院,均規定僅有依「腦死判定準則」完成腦死判定者,才能做「屍體器官捐贈」

聽說按讚留言會變美: